您的位置 : 摆渡人小说网 > 小说库 > 曾是惊鸿照影来

更新时间:2021-09-04 17:47:00

曾是惊鸿照影来

曾是惊鸿照影来

来源:魔情作者:孟绾意分类:都市主角:孟绾意胤弘童薇

小编今天给大家带来小说《曾是惊鸿照影来》,小说《曾是惊鸿照影来》讲述了主角孟绾意胤弘童薇两人之间的恋爱感情史,内容精彩情节多变,作者孟绾意文笔精深。值得阅读,简介:梦里:她跪在朝堂之上,双眼刺红,倔强望着那个双目冰寒的男子,一字一字,铿锵有力道:“我没罪。”展开

本书标签:

精彩章节试读:

为何执意离开?上次她是自私,想要自由。这一次,她只是想与麒儿过着平平凡凡的日子而已。

“阿绾,不要走。无论你想要什么,我都给你。我不会允许你走。”

胤弘似不再听她任何解释,已强制霸道的,甚至带着惩罚的堵住她的唇,不再让她有开口说话的机会。

绾意想推开他,甚至有刹那,绾意想告诉他麒儿的存在,可这念头一闪过脑海,便被她立即否决掉。

胤弘的动作又快又狠,直折腾的绾意完全无法正常思考,任由他予取予求,最后在绾意累的昏昏沉沉要入睡时,他似乎惩罚够了才停下来,拥着她一起入眠。

入眠之前,只隐约听到他极小的声音在她的耳边说到

“除了离开,其他一切我都答应你。”

绾意悲凉的想,她除了离开,亦是一无所求。

一整夜,两人睡的都不踏实,胤弘即便此时拥着绾意,却没有丝毫的安全感,总感觉在某一个时刻,她会忽然在他的眼前消失不见。

绾意除了对麒儿的思念之外,亦有对胤弘的愧疚。他们之间走到这一步,已不是单纯的爱与不爱的问题,而是中间夹杂着太多的人与事。

想着想着,直到快天明了,绾意才真正的睡着。这一睡,便日上三竿才醒来,身边的床是冰凉的,胤弘已不知何时离开。

她的枕头底下放着麒儿亲手做的那根竹笛子,还好,昨夜胤弘并未发现,她把这笛子用细线穿好,像是一个很小的饰品挂在胸前,离她心脏最近的位置,像是这样才能离麒儿更近一些,心才暖一些。

她几乎一个上午都没有离开六清宫,而不远处的御瑄殿,上午亦是安静的出奇,连安公公都不怎么露面。

御瑄殿内一片肃静,气氛压抑的让人有些喘不过气。胤弘一直坐在桌前,看着玄国官员上奏的奏折,那上面用墨黑的笔记清清楚楚的写着,玄国少主玄也烈已逝的字眼。

他一时有些难以置信,无法消化。

玄也烈这个名字,于他而言像是一把利剑,这些年只要一想起这个名字,想起他在绾意心中的地位,这把利剑便会直刺他的心。

可这个人,他连一眼都没有清楚的看过,怎么就这样没了呢?

一时间,他心中的感觉是交错复杂,没有一个词能够形容。有释然,他不用再与一个死人争绾意;有惋惜,世间少了一个能与他平行而走的人;亦有隐隐的担忧,一旦绾意知道玄也烈不在世间了,会做出如何激烈地事情?

想到这,他的心冷了冷,抬头吩咐一旁的安公公

“封锁消息,不准让通朝任何人知道这件事。”

“奴才遵命。皇上,只是…”安公公欲言又止。

“说。”胤弘命令到。

“那碟夜姑娘当年竟能金蝉脱壳没有被处死,可见本领了得。这次玄国的官员来报,也是她在闹事,抱着那玄也烈的骨灰,要把他葬在玄国皇家陵园里。怕是不答应,要闹大事,奴才担心,真要闹大事,迟早要传到绾妃娘娘的耳里。”安公公尽责的把玄国那边的情况如实的汇报给胤弘。

胤弘沉默了一会道

“那就把他葬在那陵园里。”这也算是他能对他做的最后一件事。如果抛开绾意的这层关系,胤弘对他亦有英雄惜英雄的情怀。

他话音刚落,却听御瑄殿那半掩的大门忽然被打开,只见绾意就站在门外,血色全无的问

“你们刚才说要葬谁?谁死了?”

胤弘一愣,还未回答,绾意似已疯了,脸色苍白,眼底的血丝骤现,厉声问道

“我问你,谁死了?”

见她这样,胤弘的脸色也奇差。

玄也烈死了,她就真的那么伤心?

那个人在她心中的地位真的比他重要那么多?

胤弘一时也不说话,就是定定看着绾意,想看她到底会因为别的男人如何对待他?

门口站在的绾意浑身都在发抖,连声音都抖的不行

“你们…说..玄也烈死了?是玄国少主玄也烈?…你们说的是他?”

绾意此时已经感觉天旋地转,强自挣扎着扶着门框,才得以支撑着自己即将要倒下的身体。

胤弘见她如此,心中已有怒意,一言不发的看着她。反而是旁边的安公公实在看不下去两人这么僵持,所以开口道

“绾妃娘娘,您冷静一些。玄国那边官员来报,玄也烈确实已去世。” “不,不可能,他不会死,不会。你们一定听错了对不对?”绾意已走进了御瑄殿内,就站在胤弘的旁边,看着他桌前那个还摊开的奏折。上面赫然写着玄也烈去世几个大字。

不可能的。他不会死,他答应过会帮她好好照顾麒儿,他答应过会带麒儿长大成人。

她胡乱的扒着那堆奏折,完全忘记了自己是谁,忘记了她面前站着的是谁,更忘记了,自己所处的地方,玄也烈是个禁忌。她全部都忘记了。

见她完全失控的模样,胤弘一把抓住她的手腕,像一只巨大的钳子,牢牢把她的手腕抓住,不得动弹。

胤弘的双眼因愤怒已红透。

而绾意却是无知无觉,手腕再痛,哪敌得过心脏的剧痛?

她忽然想起什么似的,完全不顾旁边人的愤怒,朝安公公张口问道

“是碟夜带着他回的玄国?你确定只有碟夜一个人带着他回玄国?”

那她的麒儿去了哪里?也烈如果真去世了,碟夜独自带着他的骨灰回玄国,那她的麒儿呢?

“官员来报,是碟夜一人带着玄也烈的骨灰回去。”

听到这个回答,绾意已从玄也烈去世的心痛中惊醒过来,她的麒儿呢?

不不不,他们不会丢下麒儿走的,不会。

她必须去那南方小城,亦或者去玄国。这是她的情绪渐渐冷静下来之后,唯一的念头。

此时胤弘一人抓着她的手腕,一直看着她,把她所有翻滚的思绪都收入眼底,看着她失控抓狂的样子,看着她伤心欲绝的样子,看着她强逼自己坚强的样子,这些全是因为另外一个男人,他的心渐渐的变的又冷又硬。看着她的眼神里,又有了许久不见的狠戾。

绾意的手腕已被他不知不觉抓的变的青紫,疼的厉害,可此时的绾意哪顾得上这个疼,她奋力想要挣脱开胤弘的钳制,想要离开这里,去找玄也烈。

可她的力气哪敌得过胤弘的?只听他声音严寒道

“你别逼我。”

很冷,很绝情的话,蓦然在她的头顶传来,像是一盆冷水直接从她的头浇灌到脚趾,人也瞬间更加冷静下来。

是该告诉他麒儿的存在?

万一麒儿现在独自流落在外,那便只有借助他的力量才能找到。

说或者不说?

说,她之前的所有努力都成了泡影,麒儿或许一生的命运也随之改变;

不说,万一麒儿有个三长两短,她也活不成了。

正在天人交战之际,又听头顶上,胤弘的声音

“阿绾,你别逼我,适可而止吧。我说过从前那些事,我们都一笔勾销,重新开始。若是你一而再,再而三如此有恃无恐,我便不会再护着你们孟家的周全,算是给你一个小小的惩罚。”

他的话,是不夹杂着任何感情的,但平静的话语之中,却让绾意浑身一震。

“我们孟家周全?”她反问了一句,她不孝,一直未曾打听过爹娘哥哥的消息。

“你的好哥哥,现在做的可都是谋反的死罪。”

胤弘本不想拿这个来威胁绾意,但见她如此,他便只能让她知道轻重,吓着她,亦是为了留住她。他的爱已经卑微成这样。

果然,绾意整个人都安静了下来,她的哥哥,最终还是走向了这条不归路。再抬头看着胤弘冰寒的面容,他一旦发怒,往往便是六亲不认的。更何况她的哥哥犯的是如此大逆不道的杀头之罪。

所以她把刚蹦出的要告诉他麒儿的这件事,便又硬生生的搁浅了回去。

这一上午情绪的大起大落之后,绾意此时终于安静下来,整个人浑身无力,软绵绵的任由胤弘拥着。

依然无法消化这个消息。

也烈去世了?怎么可能?可,细想起来,真的是毫无预兆吗?他明明一日消瘦过一日,他明明每年都要闭关修炼,他明明每天都在服药。她却粗心的一门心思都放在麒儿的身上,忽略了也烈的身体。

可,也烈,你怎么就不等我回去呢?哪怕最后见一面也不会留有这样的遗憾。

而她的麒儿呢?他那么小,而且鲜少走出那座大山,如果也烈不在,碟夜不在,那么她的麒儿呢?彼时,她完全忘记了顾南封的存在。

她虽平静下来,但心中对也烈感到的疼痛并未消失,反而有些慢热的慢慢啃噬着她,使得她心痛难忍;而对麒儿的担忧又使她坐立难安。

她维持表面的平静许久,胤弘终于相信她平静下来,吩咐安公公到

“带绾妃娘娘回六清宫,午膳准备一些清淡的,朕稍后过去。”

“奴才遵命。”

“绾妃娘娘,请。”

安公公做了一个请的姿势,让绾意在前面走,他在后面跟着。

绾意起身,朝胤弘欠身算是告别,然后往六清宫的方向而走。

只是,她走着走着,在还未进六清宫时,门外有一条长廊,是通往宫门的方向。

趁着安公公一个溜神的机会,她并未往六清宫进,而是朝着另一个方向的宫门奋力跑去。

“绾妃娘娘,您这是去哪里?”发现没了绾意的安公公在后面一边喊,一边追。

绾意虽听到安公公的声音,但她哪里能停下来?

她必须跑出宫去,必须见到碟夜。

她往宫门跑,安公公在后面追。

安公公不知道平日看着柔柔弱弱的绾妃娘娘怎么能跑的这样快?只是转眼的功夫,便甩了他百米远,眼见着她拐弯,就要见不到身影了。

却见拐弯处,忽然站出一个人,竟然是刚才还在御瑄殿的皇上。面容阴寒看着跑向他的绾意。

而绾意一时不备,便一头撞上他。

读友们正在关注:

猜你喜欢

  1. 热门小说随机小说最新小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