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: 摆渡人小说网 > 小说库 > 高冷警官的可爱小甜甜

更新时间:2021-09-04 17:19:00

高冷警官的可爱小甜甜

高冷警官的可爱小甜甜

来源:晋江作者:江寒分类:重生主角:江寒顾宁

小编今天给大家带来小说《高冷警官的可爱小甜甜》,小说《高冷警官的可爱小甜甜》讲述了主角江寒顾宁两人之间的恋爱感情史,内容精彩情节多变,作者江寒文笔精深。值得阅读,简介:初秋,荆市。列车即将进站,顾宁倚着车窗打瞌睡,冷不丁被手机铃声吵醒,广播同时响起。展开

本书标签:

精彩章节试读:

这一天还是来了。

7月20日凌晨的荆市公安局,一切有条不紊暗中进行。

江寒神色冷峻,装备收拾妥当,临走却看到办公桌抽屉里的平安符。

那年他陪她去山上寺庙,十六岁的小姑娘,虔诚许愿,绷起的娃娃脸严肃认真。

深山之中满目葱郁,阳光之下她眉眼柔软如画。

她倒背着小手笑着看他:“希望你和哥哥岁岁平安,万事胜意!”江寒低头把平安符放进警官证,紧贴自己的证件照,“出发吧。”

人生齿轮不断向前,顾宁的暑假还没来得及开始就已经结束。

她打了两份工,时间排得满满当当。

每天早上六点起,七点出门,蹬四十分钟自行车去教小朋友画画,晚上给高中生辅导英语,到家基本晚上十点,洗漱洗澡睡觉,累到沾了枕头就睡。

八月顾桢从临省回来,得知江寒替他奔赴西南,在阳台坐了整宿,第二天眼睛布满红血丝,接到单位电话又急匆匆出了门。

洲际佳苑1101室,好像从来都没住过一个叫江寒的人。

九月开学,顾宁每天教室画室宿舍食堂。

江柠虽然谈了恋爱,但是每天压操场的时间依然会留给她。

一切都顺着原先轨迹按部就班,如果说有那么点不同,那就是宁宁和J警官的小漫画再也没有更新过,微博评论里每天都有人催更。

【今天我嗑的CP在一起了吗?】【画手大大去哪儿了,怎么不更新了,不会是坑了叭】【呜呜呜好想看后续哦!好不容易等了两年才等到双箭头,从单恋变成双向暗恋……】只是这些,顾宁通通不知道。

她再也没有登录过这个账号,对于她喜欢的人决口不提。

不能提,不能想,却每天都会看新闻。

想看到他的消息,却又害怕看到他的消息。

进入十一月,十九岁生日就在眼前。

她曾经无限期盼长大,期盼离他近一些,期盼二十岁去表白。

而如今,那个人已经不在。

不知道在哪,不知道归期,甚至不知道是否活着。

“生日想要怎么过呀?”江柠提前一个星期开始谋划,“姐姐请你看电影,完了我们去逛街,吃好吃的……如果课少,我们出去旅行怎么样?短途闺蜜二人游!”她没和江柠提过江寒的事。

江柠却好像什么都知道。

顾宁笑着摇头,嘴角弧度牵强可以忽略不计,声音很软:“要不不过了吧,劳民又伤财的……”她不能想起任何一点和江寒有关的事。

可偏偏她人生的任何一个角落都曾有他存在过的痕迹。

看电影,会想起他说,带你看一次,不要被小男孩一张电影票骗走。

吃好吃的,会想起他每天夜跑完然后去光顾烧烤摊,和她一人一把烤串,踏着月光往家走。

过生日,会想起去年的十八岁生日,她很想很想他、不知道找什么理由发信息给他,恰好就收到他信息,说“我在楼下”。

和现在一样的季节天气,他和她一起走在她每天一个人往返的路上,看的都是她想和他分享的风景。

“裙子很可爱,但是你更可爱些。”

“那现在,可以给我看看你的小虎牙了吗。”

“我想看你笑。

江柠心疼,别无他法,只能替某个人把顾宁抱进怀里。

11月22日,顾宁生日。

江柠正巧订了去年江寒带她吃过的餐厅,熟悉的环境和灯光,面前蛋糕香甜,顾宁悄然无声红了眼眶。

她深吸口气,抬头的时候又弯起眼睛,抿着嘴角笑:“谢谢柠柠陪我过生日!”她原本肉乎乎的小脸,现在下巴尖尖,看着巴掌大小。

盛满小星星的眼睛,再也没有因为什么亮起过,好像怎样都可以,怎样都好。

江柠忍着心酸,声线也有些发颤:“许个愿吧,寿星的愿望,老天爷一定会格外给面子的。”

“真的吗,”顾宁吸吸鼻子,“你不要把我当小孩子骗。”

暖色灯光里,她双手紧紧握在一起,闭上眼睛。

他一定要好好活在这个世界上。

不管是哪个角落,不管会不会喜欢上别人,一定要好好活着,娶妻生子,儿孙承欢膝下。

不必是顾宁的男朋友。

但一定要岁岁平安。

她睁眼,吹蜡烛,才发现对面江柠眼圈红了,偷偷伸手抹眼泪,“那你呢?你所有的愿望都是关于他?”顾宁唇角轻弯,被灯光晃了眼,眼睛蓦地有些酸。

瓷白的小娃娃脸软糯,她温温柔柔笑出小虎牙,尾音轻快。

“我就这样吧,挺好的。”

-一年后的六月一日,正值初夏,天朗气清,蝉鸣阵阵。

来寺院请愿的人很多,求高考,求顺遂,为自己,为他人。

顾宁顺着千级台阶往上,曾经陪她一起的人已经不在身边。

这一年里,她只有一个心愿。

每天在心底重复一万遍,没有回音,只能说给神佛。

同样都是深山,西南边境一带尽是热带丛林。

年轻男人黑色作训服外面套着防弹背心,荷枪实弹神色冷峻,三百一十六天的精心布控,所有人枕戈待旦,等待收网指令。

“年纪轻轻跑这么远,媳妇儿乐意?”江寒闻言,笑了,“没有媳妇儿。”

“哦?不像啊。”

老警察眯眼打量他。

他垂眼,睫毛疏朗分明长而柔软,“喜欢的人倒是有一个。”

顾宁绷着小娃娃脸,神情虔诚认真,初夏日光遇到她也不忍心,温温柔柔落下浅浅一层,整个人看起来像镀了一层柔和光圈儿。

她闭眼,眼前浮现他笑、他皱眉、他温温柔柔俯身和她平视。

江寒,岁岁平安。

他还那么年轻,人生还有一万种可能。

请一定保佑他活着回来。

顾宁虔诚礼拜,眼泪无声顺着脸颊滴落。

——江寒,我真的很想你。

光亮被黑夜吞噬,子弹上膛,所有人战备。

有人问:“怕吗。”

怕吗?从来没有怕过。

谁先怕死谁先死。

可是现在,江寒不得不承认比起死亡,他有更深的恐惧。

怕再也见不到他的小姑娘。

顾宁回到家,戳开江寒微信对话框。

【江寒哥哥,生日快乐!】聊天记录往前:【江寒哥哥,新年快乐!】【中秋节了哦!要看月亮!】【我今天吃到超级好吃的小蛋糕,给你看看】【又有小男生追我哎,早恋真的会被打断腿吗?】……目光所及之处,只有她一个人自说自话,从来都没有过回音。

可是消息发出去的那一秒,顾宁心还是提到嗓子眼儿。

万一呢?万一他看见了呢?万一他回来了呢?发出去的消息如同水滴坠入深海,顾宁深吸一口气,脸深深埋进手臂。

一千多公里外的西南边境,头顶热带丛林遮天蔽日透不进半点月光,脚下地生根纵横交错织成密密实实的网,特警、刑警、禁毒警、狙击手均已就位,缉毒犬威风凛凛蓄势待发,就等在最后时刻给出致命一击。

等太阳再次升起,一切都将结束。

顾宁睁眼到凌晨,才迷迷糊糊闭上眼睛。

梦里江寒中弹,动脉血流不止,他身负重伤,却还在追击最后一名逃犯。

他曾经亲口告诉她他是无神论者,可是血染红的警官证里,却放着当初她去山上寺庙求的平安符,紧紧贴着他的证件照。

画面一转,他又出现在家里。

坐在沙发,姿势闲散,身上浅蓝色衬衫质地柔软,手里是一本军事杂志。

而她睁眼醒来发现一切不过是梦。

时间还停留在她十八岁的夏天,他侧头问她,哥哥想要出去玩,你有没有推荐。

她什么都顾不上,哭着扑进他怀里,“我不应该喝酒,我应该和你好好告别……”而他温温柔柔回抱她,像最后一次见面那样,修长手指轻轻拧住她鼻尖,笑着叫她,“小哭包。”

顾宁睁眼,猛地坐起身,脸颊满是泪痕。

床边电子时钟显示:六月二日,凌晨三点。

耳边人声怒号不绝于耳,鲜血远比夜色更加浓稠。

江寒手臂已经开始因为失血过多开始发麻,他攥了攥拳,子弹咔嚓干净利落上膛。

他枪法一直很准,即使放到专业狙击手队伍里也能拔得头筹。

他深吸口气最后一次瞄准射击,枪声震耳欲聋。

三百一十六个日日夜夜以此为终,时间就此凝固。

一队警车风驰电掣冲出夜幕,红蓝光芒刺破丛林,耳边警笛呼啸,刹那间所有喧嚣褪去,天光大亮。

这是他二十六岁的第一天。

江寒清俊侧脸尽是血迹,剑眉乌黑清晰,肤色显出惊心动魄的冷白,眸光依旧雪亮。

垂在身侧的手臂血流不止,中弹位置大概是动脉,隔着深黑颜色的作训服,看不到伤口,看不清深浅,却能知道那里大概有一颗子弹。

大脑开始混沌,眼前开始一帧一帧播放旧时电影,死在他面前的师傅、并肩作战的战友,枪林弹雨鲜血淋漓,皆是触目惊心的红。

枪声人声悲痛怒号混杂一起,头疼欲裂。

有个小小的声音冒出来,像一束干净明朗的光。

“希望你和哥哥,岁岁平安,万事胜意!”“怎么可以随随便便说死这个字呀!”皎洁月光里,小姑娘刚刚哭过,眼圈儿通红,绷着一张小娃娃脸严肃得要命。

她伸手捏住他的脸,软软糯糯的语调,从来都没什么脾气的人,却一定要他“呸呸呸”。

她有好好长大吗。

他还能见到她吗。

她那么爱哭,如果等到他魂归故里,有没有人帮她擦眼泪。

江寒闭上眼睛,眼前幻影化作天上星辰。

还没舍得吻过她。

死掉太亏。

读友们正在关注:

猜你喜欢

  1. 热门小说随机小说最新小说